• 禁區

    寒冬的夜晚,一個樹木混雜的森林里,一個端著長槍的人在小心翼翼的巡視著,像是在期待什么野獸與其不期而遇。如果你問他在捕什么,他會咬牙切齒的告訴你,在捕捉一個長著兩條腿的野獸ーー人,一個仇人。

    很久以前,當地法庭就把這塊面積不小的森林從威斯克的祖先判給了雷德菲爾德家族, ?但威斯克家族的人從未承認過法庭的判決。從此兩個家族視同仇家,圍繞著偷獵和滋擾被槍殺的人不在少數,雙方更有許多族人在互相埋設地雷、陷阱中被炸死、誤傷。這種關系一直延續到現在,直到阿爾伯特 威斯克當上了他那個家族的手里很自然地繼承了世仇,所采取的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

    克里斯雷德菲爾德正帶著屬下在森林狹長而險峻的邊緣敏感地帶巡邏,嚴加防范對方派盜賊偷偷穿過邊界涉足他們的領地。在狂風中,森林里的雄鹿一般都躲在低洼的地方,可是今晚他們卻像被什么人驅趕似的,在林子里東奔西跑,現在那么惶恐不安。顯然林子里有什么干擾的因素,克里斯能猜出這種騷擾來自何方。

    他的手下在坡頂打了埋伏,他獨自一人離開,他們遠遠地走下山,他真希望在這荒郊野外、人煙稀少的地方和威斯克面對面里不期而遇,沒有任何證人。去正當他一步一步吃力地繞過一棵大櫸木樹時,他居然真的迎面碰上了他正要找的那個人。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們沉默地對視著,每個人手中都緊握著一桿步槍,每個人心中都燃燒著仇恨的火焰,每個人都恨不得把對方親手殺死,以報幾代人之仇。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是不會連一句話也不說,就一氣之下冷酷無情地把一個鄰居打死,況且這樣做也有點太便宜對方了。就在他們一步一步逼近的時候,一顆不知什么時候埋下的土雷炸響了。那是埋在櫸木樹下的連環雷,頓時被炸開的樹枝和枝條似雪片般的壓在他們身上??死锼贡粔旱乖诘?,一只胳膊在身下已經沒有知覺,另一只胳膊被夾在一堆縱橫交叉的樹枝里不能動彈,他的兩條腿也被樹枝緊緊的壓著。

    除非有人來救他,否則他是寸步難行的。

    下落的樹枝刮傷了他臉上的皮膚,他使勁眨著眼,把睫毛上的血眨掉,才能勉強看得見眼前這場突發的災難。他的身邊躺著威斯克,他們離的非常近,如果這是在正常的情況下,他幾乎可以一伸手就夠著他。

    他還活著并拼命掙扎著,但是很顯然也像他一樣被一堆亂樹枝纏身,在做毫無希望的掙扎。

    威斯克臉上的血還在不住的流淌,眼睛幾乎無法看清東西。他所幸不做這無謂的掙扎了,而是短觸底放聲大笑?!斑@么說雖然你沒被我打死,但卻還是被捕獲了,”他大聲喊著,“真有意思,克里斯居然在偷偷竄入別人的領地時候,被樹枝纏身,不能動彈這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我是在自家土地上被樹枝纏住,”克里斯反駁道,“當我的人前來解救我的時候,你也許希望得到更好的報應,誰讓你跑到鄰居家的土地上被當場抓住呢?我真為你感到羞恥?!?/p>

    威斯克卻平靜地說:“我的人今晚也在這個林子里,就在我身后不遠的地方。他們會先到這里解救我當他們把我從這該死的樹枝底下救出去,他們也會輕而易舉地把這些亂樹枝放到你身上。等你的人來,到時他們會發現你已經在這堆倒落的樹枝下死了?!?/p>

    “你提醒了我?!笨死锼箰汉莺莸卣f,“如果我的人先到,把我解救出去,我會記得你的提醒?!?/p>

    “好哇,”威斯克喊著,“你這卑鄙的入侵者。早該被炸死的家伙!”

    “你也好不了哪里去,威斯克,你這個森林盜賊,無賴?!?/p>

    雙方都用最惡毒、最刻薄的語言攻擊對方,因為他們知道也許要等很長的時間,他們的人才會找到他們和發現他們,至于誰的人先來那還很難說。

    兩個人都不再徒勞地掙扎,以使自己從那堆亂樹枝中掙脫出來,也不再罵那些撓不著對方痛癢的言語。就這樣時間在沉默中消失,雙方解救的人誰也沒來。

    這是一個無冰凍的冬天,至今為止幾乎沒下過幾場雪,因此他們兩個人并沒體驗到這個季節應有的刺骨的嚴寒??死锼孤詭z憫的往他敵人躺著的地方斜了一眼,從對方緊抿的嘴角不難看出他疲憊不堪,強忍著不發出痛苦的呻吟。

    “我要是扔一根煙過去你接得住嗎?”克里斯突然問道,“盡管我們今天晚上我們之中有一個人得死,但死前抽一根煙還是不錯的!”

    “不用了,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見,全被血給糊上了,”威斯克說,“況且,我也不接受一個敵人的施舍?!?/p>

    克里斯沉默了一會兒,又躺在那兒里傾聽風的呼嘯聲。一個念頭在他的頭腦中逐漸形成并成熟,每當他看一眼他旁邊那個與痛苦和衰弱斗爭的人,這個念頭就越堅定一分。在痛苦和衰弱中,他自己也感到舊日的深仇大恨,似乎逐漸在減少。

    “我說鄰居,”克里斯 雷德菲爾德開誠布公地說,“如果你的人先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從我來講,我現在已經改變了主意。如果我的人先到那就是先救你,因為你是我的客人。鄰居,如果你肯幫我把我們舊日的怨恨徹底深埋,我ーー我會請求你做我的朋友?!?/p>

    威斯克半天沒說話,克里斯甚至以為他也許是因為傷痛過度虛弱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過了一會兒,威斯克才慢慢淡卻激動地說:“如果這個地區的人都知道我們言歸于好了,不知道會怎么樣看待我們,不知道會怎么樣議論我們?如果今晚我們就此結束,這場打了幾輩子的世仇,這片林子周圍各家各戶就會就此變得多么和平?!以僖膊粫谀愕耐恋厣洗颢C,除非我作為你的客人,你請我這樣。我以前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能不再恨你,但我還是改變了主意,也就這后面半個小時的事?!死锼?,我愿意做你的朋友?!?/p>

    人之將死其言亦善,兩個人的腦子里都在想著這一戲劇性的妥協會帶來什么樣的巨大變化。在這個寒冷黑暗的森林里,每個人都心中期望他的人能首先來,以便可以對一對剛成朋友的人表示敬意。

    “我們來一起大聲呼救,”克里斯說,“在風中我們的聲音可以傳得很遠?!?/p>

    “有樹和灌木叢擋著不會傳很遠的?!蓖箍苏f?!安贿^我們可以試一試。來,我們一起喊?!?/p>

    “我覺得剛才好像聽到了什么?!笨死锼拐f。

    “除了討厭的風聲以外,我什么也聽不見?!蓖箍颂撊醯卣f。

    “他們聽見我們的喊聲了!他們停下了腳步,現在他們一定是看見我們了,他們正在下坡朝我們跑來 ?!笨死锼古d奮地說。

    “他們有幾個人?”威斯克問道。

    “這個我說不太清,”克里斯說,“10多個吧?!?/p>

    “那就是你的人,”威斯克說,“我出來的時候只帶了5個人?!?/p>

    “他們跑得真快,真是一群勇士?!笨死锼垢吲d地說。

    “他們是你的人嗎?”威斯克問,“是不是你的人?”見克里斯沒有回答他,威斯克又不厭其煩地追問道。

    “不!”克里斯說著發出一陣狂笑,那是一個充滿恐懼心情而心慌意亂的人才能發出的狂笑。

    “那他們是誰?”威斯克問,他極力睜開被血糊住的眼睛,想看看他同伴不想看見的到底是什么?

    “狼!一群餓狼!”

    威斯克仍然什么也看不見,他的腦袋昏昏沉沉的,但克里斯的話卻清清楚楚的傳入了他的耳朵中,威斯克先是一怔,隨即感覺渾身輕松多了,因為他認為自己還不至于糊涂到被這位同樣壓在樹枝底下的“老朋友”輕易嚇住的地步。

    “得了吧,收起你那一套,”威斯克索性閉上眼說,“不管你如何恐嚇我,我今后再也不會仇恨你ーー我們已經和好了,不是嗎?”

    “是的,我很感謝你這些年來與我為敵,可這一切都結束了……啊……”威斯克最后聽到的是克里斯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這回他終于看清了,是的,那是幾只餓狼正圍著克里斯瘋狂著撕扯的場面。

    另外還有幾只綠瑩瑩的眼睛在夜色中閃著寒光,朝威斯克的身旁撲了過來。

    本小說由ybq1408@163.com創作,盜版必究!

    人已贊賞
    鬼話連篇

    通靈師:弒父

    2020-11-5 19:47:35

    靈異事件

    野外科考遇到的靈異事件(2)

    2016-9-5 12:39:01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