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租屋的靈體

    打個預防針,很長,有點太細節了??床幌氯リP掉。別到時對我口吐芬芳。留點素質。我說了很長了,沒耐心關掉就可以了。沒必要諷刺我知識什么的,又沒用你家的錢讀書,又沒吃你家大米,又不賺你們錢。噴個毛線~

    我發表過一篇《她在床底下》的文章。從那以后,我就對蚊帳和底下是空的那種床有陰影。我自己一個房間后,我就從來沒有掛過蚊帳,床也買那種底下封死,人鉆不進去的那種床。

    我工作的同事,外省人,在廣州讀完大學就留在廣州工作,租房子在棠東住?,F在已經是第8個年頭了。

    有一天,她說染頭發,自己買了染發劑,但是沒人可以幫她染,問我周末可不可以去她那里幫她染頭發,我答應了。我去她那里要地鐵轉公交,加上堵車和塞車(紅綠燈)的時間,單程1.5個小時左右吧。

    我去到的時候是下午5點,說好吃完晚飯就幫她弄,然后大概10點左右能弄好我就回去。吃完飯回她出租屋的時候已經晚上6點多。天還沒完全黑,但是光照不進她回家的路。左拐右拐的,全是那種很窄,寬度大概就是1.5個人的那種小巷子、停在她樓下的時候,我看了一眼,是死胡同來的。

    我就跟她說:IT行業加班是常事。晚上回家要是遇到壞人被人尾隨了,你怎么跑出這個胡同?

    她說大家都是這么住。沒事的。

    回到家我就幫她上染料。上好之后要等30分鐘左右再洗掉。在等的過程中,我就建議她搬家。因為她一房一廳房租1100,她每天上班,就晚上在家的人,水電一個月要500多,我才200出頭,她房東肯定在她水電上賺錢了。房租+水電一個月1500-1600。完全大可不必留在棠東(畢竟棠東,東圃,棠下就是便宜才住嘛)。

    她說她住習慣了,東西又多,不想搬。

    然后就去洗頭,她自己去,我沒去,她廚房和浴室連在一起,一扇門隔開了而已。隔音也不好,我聽見浴室的水嘩嘩的響,又聽見廚房傳來弄那種揭鍋蓋開煤氣灶“噠噠噠”的聲音。我就以為她是放水洗(一般用花灑洗),給我弄好吃的。我就喊了一句:別給我弄吃的了,剛吃完一個多小時,而且你頭頂著染發劑,掉進去毒死我怎么辦。

    她的聲音從浴室傳來:你說什么?我沒聽見。我就走進去,她洗頭沒關門。我看見她在浴室里彎腰洗頭。我再回頭看煤氣灶,沒開火,鍋蓋蓋在鍋的上面。我暗暗覺得奇怪,但也沒有多說,就讓她趕緊洗好出來看看有沒有上到色。

    她洗好擦干后,沒有上到色,可能時間太短了,于是開始第二次的嘗試,我又給她上了一遍染發劑。她問我剛剛說什么?我沒回答反問她:你沒有聽見開煤氣灶的聲音嗎?我聽見開煤氣灶的聲音,我以為你給我弄吃的。她:沒有啊??赡苁歉舯诘?。我沒有反駁她。不可能是隔壁的,人都會聽聲辨位。廚房傳來和隔壁透過廚房傳來的聲音,很容易分辨。

    她再次去洗頭的時候,我就收拾她的客廳,也沒什么好收拾的,就是把空了的瓶子和用過的一次性手套那些丟進垃圾桶而已。一共買了2瓶染發劑,第一瓶全部用完了,第二瓶怕染壞頭發,用了2/3的量。剩下的1/3,不夠再染一次,勾兌過的染發劑也很快過期,我就直接丟進垃圾桶了。這回有顏色了,買的粉紅色,因為沒漂頭發,所以染出來是暗紅色。

    收拾好后,她就送我去車站(太多巷子太繞了,我自己出不去)。然后遇見她朋友,請我們吃燒烤,聊著聊著過時了,沒有末班車了,夜車回我那要換好幾次,打車好貴。她就說在她家住一晚。反正明天也周末不用上班不趕時間。我就答應了。

    吃完回去,走在她回家必須要走的死胡同,我真的覺得經常加班到深夜的妙齡單身女性住死胡同不安全,如果有人對她意圖不軌的話,她妥妥的死路一條。所以我又跟她提議搬家。我倆就這個事一直討論著上樓到家。說到口干舌燥,她就是不肯搬,什么她房東對她很好,她忘記帶鑰匙的話房東不管多晚都會來開鎖(她居然給房東留鑰匙,匪夷所思)。什么房東從來不主動收租,合同約定1號,她月底交都沒問題。什么住了那么多年,習慣了,東西太多了,不方便等等~~說到口干舌燥,就是不肯搬。

    我就有點生氣。隨手抄起放在桌子上的怡寶,擰開要喝。但是我有個習慣,就是做什么都會再確認一遍。比如我不管多困,我睡前一定會再看一遍周圍的環境。我要是睡到半夜醒了,我也會瞇著眼睛看周圍。吃(喝)東西,在吃(喝)進嘴里前,我也一定會再看一遍。上公廁,我第一眼永遠是看廁所上面。去別的地方第一反應找最容易逃生的路(比如去她家的時候我就下意識會去找逃生的路)。

    這種習慣真的幫我避免了很多麻煩。我按習慣,入口之前再看一眼。這一看不要緊,我準備要喝的是那瓶我扔進垃圾1/3的染發劑。這喝進去不死也得沒半條命。

    我心有余悸問她:我都扔進垃圾桶了,你撿回來干嘛,都不夠再染一次了。你這短時間也不能染了。她說:我沒撿回來啊。我吹好頭發就送你下樓了。我一想好像也是,從她吹頭發起我就一直和她在一起,想看她頭發的效果,她確實沒從垃圾桶撿東西。

    那是誰撿回來放在桌子上呢?我背的書包有一串寺廟求來的一串老鼠的掛飾。錢包里裝著一個小小福包和觀音牌。這已經是那晚我覺得第二件讓我覺得不對勁的事。所以我不動聲色的把福包和觀音牌裝進我的褲子口袋。

    簡單洗漱后,我把福包和觀音牌放在枕頭底下。我和她躺在床上瞎聊。困意來臨,我迷迷糊糊的瞇著眼睛看周圍,一看就看見有靈體在房門口站著(可能是飄,我睡里面我同事睡外面,而且有蚊帳,擋住了我的視線)一個長頭發的女人、可能是穿著白色連衣裙也有可能不是。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個大概輪廓。

    我一下坐起身,她問我干嘛。我也不敢下床,就是身子越過她掀開了蚊帳。我一掀開蚊帳,就什么都沒有。合回蚊帳也沒有,但是過十幾秒就又能看見靈體。我試著掀開,合上,目不轉睛看著房門。靈體確實是十幾秒后就出現了,也不顯得突兀,自然而然出現在房門口。我同事看著我奇怪的動作(她知道我能看見,她平時對這些怕得要死,白天聽我講一個故事,她能3天睡不著),問我是不是…… ……(欲言又止)

    我哪敢嚇她啊,而且看樣子也不會傷害我同事吧,畢竟她畢業就住在這,這靈體在這個房子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就跟她說沒啥,哈哈哈哈,我就是故意嚇嚇你。

    摸不著頭腦是怎么回事??礃幼右材莻€靈體也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而且我還有福包和觀音牌在我枕頭底下。我還算是比較放松。但那晚一整晚我都沒睡,也不敢有什么大動作,手機都不敢玩。老是要睡著的時候一個激靈就醒了(上課打瞌睡一樣,快要睡著的時候一個激靈就醒,然后繼續瞌睡)。就臨天亮的時候聽見路面有掃到的聲音,我就知道肯定天要亮了。全身放松之后我就睡死過去了(IT行業經常在家熬夜,凌晨4-5點保潔阿姨那些已經開始掃大街了,炸油條的也開始默默炸油條了,我吃過凌晨5點剛出鍋的那種油條,非常非常上火?。?/p>

    我起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我同事說我叫不醒(她肯定只是象征性喊了我幾句)。覺得反正沒事做就干脆隨便我睡。然后我簡單收拾了一下,我們就準備去吃飯然后我回家了。她關門反鎖前,我站在門外又掃了一眼室內(我自己在家要出門我也會掃一眼,主要是檢查空調關了沒。養成了習慣)。我看見靈體又出現在她的房門口。我幾乎是下意識罵了句“艸”。我同時疑惑的看著我,我借機向屋子里喊“不好意思,我不是說你。打擾了”。我同事只當我是跟她道歉,還跟我說沒事。

    我選了一家離她家算比較遠的牛肉火鍋店。我問她自己在家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不舒服?她白了我一眼說:你在你家會不會不舒服?我看她這么說我就沒再多說什么,說多錯多。不過她誤以為我又想勸她搬家。直接跟我說她不搬,除了隔音差點沒什么壞處。她覺得吵就會把房門關起來睡覺。

    我想讓她別關房門睡覺,但不知道怎么開口,我看見就在房門口,她看不見。她覺得在密封空間很安全。我跟她相反,我睡覺不關門,而且不掛蚊帳,把我困在蚊帳內我都覺得是密封空間了。后來我選擇閉嘴啥也不說,吃完火鍋就灰溜溜回我家了。

    我周一見她的時候跟平時沒啥兩樣。她長期“養著”一個靈體,也不見她身體虛弱,我跟她共事那么久,她從沒請過病假,除了找不到男朋友,也沒其他方面不順利。但是我也管不著啊。我就把這個事爛在肚子了。

    后來有次不知道什么事,我和我外公閑聊說起這個事(我外公四代同堂,只有我和他能看見。所以我們經常會獨自說些這類事情,那些大人看見我倆在一起就不會過來跟我們說話。)我就我同事的事問了我外公。我外公沒有正面回答我的疑問,只讓我別管閑事。凡事有因果,每個人的一生基本是寫定的,只要不請人批命。出生到死亡的這條路中間會有小水花,但都激不起浪花。

    那是我外公的原話。說完那些他又給我說了幾個比喻(案例)?結合起來我是這么理解的:每個人從一出生都注定要經歷什么,出生到死亡的路就比喻成一條路吧。這條路是人的一生,中間會有幾條岔路,會改變一時,但最后會回歸那條大路的終點。也不是沒有終點(壽命)被延長,或者另外開辟了一條順點的大路。但問題是開路人(批命人)沒那么好找,就跟貴人一樣,大部分人窮極一生到死都遇不到自己的貴人。就算真的遇到有能力的人,也要人家愿意去“開路”?;緵]人愿意的,因為延長別人的壽命或者改命運要付出“開路人”自己都不知道的代價。聽說有些代價會連累下幾代子嗣。所以沒人愿意的。“注意:這里說的改命運不是改運的意思”

    他那天跟我說的話有點深奧,只能意會不能言說,如果我的理解讓你們看不懂的話,我也沒辦法。這種理論太玄了。每個人的終點,都是臨死回憶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最后的歸宿。要自己死了才知道。所以這種理論對不對我也沒辦法佐證,瀕死的人也沒功夫跟你說這些理論。姑且就當對吧~

    這個事沒處理,沒人管。那個同事除了找不到男朋友,身體工作各方面都順利,比我還順利,她跳槽后月薪2W,還有各種項目獎金,福利之類的,現在還上升到管理層了。所以我想不處理可能對她也有好處吧。

    我其實覺得那個靈體是生氣我堅持不懈叫我同事搬家,故意來嚇我的。我覺得我沒猜錯吧。不然出來嚇我圖什么?我同事住了8年屁事都沒有。我一去,一勸她搬家就出現了。一般都是搞主人的。我就借住一晚,搞我意義不大。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鬼話連篇

    冤鬼志(4):牽絲戲

    2020-11-5 14:17:26

    親身經歷

    鬼壓床

    2020-11-5 15:51:50

    18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一般很長的文章我不看的,但是你的所有的文章我都看完了,寫得很好。

      • 謝謝

    2. 看文章我覺得你是女孩,但是你資料寫的是男孩,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 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饞人家作者的身子

    3. 你的文章雖然長,我也看完了.
      你朋友運氣好,會不會是那個靈體在保護她?!
      也許那個靈體并不是出來嚇你, 她可能每晚都出來,也沒想到你會看到她.

      • 我就住了一晚。不知道她是不是晚晚出來。有個我朋友說的細節,我覺得插在文中很多余,沒啥關聯,你問了我就順便說吧。

        她說隔音很不好。經常會聽見一些很細碎的聲音。因為太細碎了,她都分不清哪里來的聲音。所以她會關房門睡覺,杜絕房間以外的聲音。而且她覺得關起門她就很安心。我恰恰跟她相反。那晚我借宿,她要關門的,我關門在密封空間的話,我就沒有安全感,我會覺得我跑不掉了。

        還有她隔壁的女生,經常早上放大悲咒。也不知道是不是靈體爬墻過去被隔壁女生發現了那個女生是94年的妹子。那天她也放了大悲咒,我也聽見了。我們三那天還打個了照面聊了幾句。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隔音不好,我都聽見大悲咒了,為什么大悲咒對那個靈體一點影響都沒有。我比較好奇這個~

      • 這個……我也好奇。有沒有人能解釋一下

    4. 靈體可能也是看眼緣的,你朋友比較符合它的口味把

      • 靈體和你朋友相處了8年,習慣了,不互相傷害。別擔心。

    5. 增城的?

    6. 你好厲害,總能看到。不知道看到那些怪怪的東西,會是啥感覺(因人而異,感覺肯定也不同),慶幸我自己看不到。

    7. 以前天河,石牌,朱村,吉山等地都有鐵路,清朝時期修建的,詹天佑等技術人員還指導過鐵路修建,就是舊廣九鐵路的支線。解放前是客運車站,輾轉到達深圳和香港九龍??谷諔馉帟r期,倭寇拆了天河到石牌的一條鐵路,在黃埔蟹山魚珠碼頭重新修了鐵路進來,方便運送物資。陳納德將軍麾下的飛虎隊,有一次從深圳大亞灣那邊起飛,轟炸倭寇在天河的基地,其中一架飛機被擊落,飛行員彼得傘降在火爐山附近的山脈,倭寇大肆搜查村莊和山區,棠下村婦女冼潤開(2003年去世)和她丈夫還有幾個村民(其中一個懂英文)不顧個人安危,護送彼得離開,直到找到抗日東江縱隊。后來抗日戰爭勝利后,彼得還專程來看望當年護送過他的人們,但不幸在六十年代,因病去世。五十年代時,毛主席坐專列到棠下訪問,專列到廣州站后,再經過天河東站,轉入吉山,然后直達棠下。還題了四個字:棠下福祉。后來廣州站落成開通,吉山那邊的鐵路就改為運煤運金屬等貨運鐵路。本來棠下算是一塊福地,以前村外一片綠油油的田野,山清水秀??赡苁且驗榇迕駛冊诰攀甏?,紛紛把自己的農地出租給投資商建工廠,或建出租屋收租。導致棠下,堂東,東圃等地,變成了工業區,大小工廠林立,如今一塊田地也沒有了。才會造成那么多靈異事件。以前有個外地朋友,一家三口也曾租過棠下的出租屋,他們因地方小,所以在睡房門后掛了一塊鏡子用于穿衣服用。鏡子也不對著床和窗戶,但不久每天早上起來,鏡子都會直直地落地,靠著房門而不摔爛,但門上掛鏡子的釘子卻好好的,好像有人把它放下來一樣。無論他們晚上怎么守著,只要睡著了,第二天起來鏡子肯定落地而不爛。再后來覺得房子越來越陰冷,就搬家了。棠下那邊還有很多靈異事件,足夠本網站在廣州工作生活的朋友收集了。

    8. 我就想知道作者到底是男是女啊,如果是男生的話,怎么可能和一個女生睡一張床呢

    9. 估計那個靈體跟你同事有淵源,既不傷害你同事還幫她,嗯,這這有點意思。

    10. 好好編,你可以的。兄弟

    11. 不錯,雖然是編的

    12. 寫的挺棒!點贊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