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靈師:赤身女鬼鉆進瘋女的身子

    上一集

    通靈師:飛升成仙的血祭儀式

    上一集 01 薛清看著這幾個圈圈,一臉懵逼,問,什么意思??? 我說你別急,聽我慢慢道來。 我指著卓凱豐第一個女友的名字說,她是被火燒死的對嗎? 薛清點點頭,我提起筆在她名字旁邊寫了一個“火”字。 然后指著第二個女友的名字,還不等我說話,薛清就搶答了,她是溺水死的。 嗯。我接著在她名字旁邊寫了個“水”…

    01

    我急忙問,那個神像呢?

    薛清一臉懵逼,問我什么神像。

    我一邊比劃一邊給他描述。他很肯定的說現場沒有看到我說的東西。

    我心里一驚,感覺不對頭。

    卓凱豐那種貪生怕死,追求長生的人,怎么可能主動自殺?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自殺的目的就是為了脫去“凡胎”,好讓自己的魂魄與那尊神像融合。

    現在神像消失了,難道說他真的成功了?

    雖然我暫時還不知道,如果他的邪術成功,會有什么后果,但總感覺這是一個隱患。

    薛清見我一臉憂慮,安慰了我幾句。然后說,現場雖然沒有我說的神像,但有另外幾樣奇怪的東西,問我有沒有興趣看看。

    我想了一下,問他能不能幫我把那幾個封印著珍珍她們魂魄的容器給我用一下。

    珍珍她們客死異鄉,如果不能將她們的魂魄帶回老家,她們是無法轉世投胎的,只能淪為孤魂野g。

    薛清假裝為難,說已經到物證科了,不能隨便往外拿的。

    我急了,說如果他能幫我這個忙,這次的費用就給他免了。

    薛清笑嘻嘻的說,成交。

    02

    在醫院住了一天,醫生就說沒有大礙了,讓我自己回去養著,還開導了我半天,估計以為我是自己割腕自殺的。

    我也懶得解釋,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薛清對我因公負傷的事兒還有點內疚,所以出院的時候特意開車過來接我。

    在車上,他遞給我一個漂亮的小袋子,說是為表歉意,送我個小禮物。

    我打開一看,是一根雞血藤的手鐲,大概有小拇指粗,很質樸的樣子。

    我戴上手腕,正好蓋住了傷口的地方。

    我說,既然你這么有心,那我就笑納了。不過你也太摳了吧,這東西某寶大概不會超過五十塊錢……

    薛清說,談錢不就俗氣了,知道什么叫禮輕情意重嘛!

    車停在我們小區門口,薛清從后備箱拿出一個大袋子,里面裝著那4個容器。

    薛清說,雖然我不知道你要用這些干什么,不過你千萬別給我弄丟了,用完就還我!

    我拎起袋子,沖他擺擺手說,知道了知道了!

    回到屋,我做了一個小小的臨時法壇,打開封印后,萬幸珍珍她們的魂魄還在里面。

    那是不是意味著,卓凱豐的邪術并沒有成功?或者說,沒有完全成功?

    帶著一肚子的問號,我將她們四人的魂魄從容器里引導出來。

    因為有很多疑問,所以在將她們裝入鎖魂葫蘆前,我還跟她們聊了一會兒。

    聽她們的意思,卓凱豐以前也只是個普通人,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著了魔一樣,處心積慮的謀殺了她們。

    珍珍說,她在出事前,已經發現了端倪,有點懷疑卓凱豐了。

    只是沒想到卓凱豐那么快下手。

    從她們給我講述的事情里,我也沒發現太多有價值的線索。

    最后我承諾她們,會給她們帶回小鎮,就給她們裝起來了。

    然后又拿著那四個容器研究了一番。

    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特別來,干脆掏出手機拍了張照,然后將容器收好。打算第二天去找紋身店的老板請假,回趟老家。

    03

    請好假之后,我在手機上定好了回鄉的火車票。

    想了一下,我還是給薛清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要回老家了。

    那時候在帝都沒什么朋友,經過這件事,薛清也算是救了我一回,所以潛意識里將他劃入了我的朋友一列。

    薛清聽說我要回老家,問我還回來嗎?

    我說,當然回來,這個月的工資,老板都還沒給我結呢。

    聽我這么說,薛清好像松了一口氣。對我說,大碗,其實憑你的本事,做紋身師有點浪費了,你這么貪財,等你回來,我介紹個大活兒給你吧。

    我忙問,什么活兒,我可是賣藝不mai身的。

    薛清神神秘秘的說,你回來找我就知道了。然后掛了電話。

    我訂的第二天的車票,當天晚上,我睡得特別沉。

    在夢中,外婆嘆著氣對我說,碗啊,你惹上大麻煩了。

    我不解的問,怎么了?

    外婆說,那天卓凱豐家的神像,是上古時代掌管天災人禍的一位神,叫雍和。

    此神亦正亦邪,后來不知道因為什么,魔性大發,在人間犯下滔天罪孽,導致生靈涂炭,血流成河。

    后來被女媧收服,將他的元神封印起來,只有女媧的精血才能解開封印。

    懵懵懂懂中,我好像抓住了一點什么,問外婆:“那天姜凱豐用我的血去祭那神像,莫非是想解除雍和的封印,可是我也不是女媧啊……”

    外婆猶豫著,支支吾吾,說,反正咱們家族和雍和是死對頭,他的神像重現人間,不是什么好事,以后你看見了都要小心點。

    我剛想給她說,神像已經神秘失蹤了,猛的一激靈就醒了過來。

    半夢半醒間,我喊了幾聲外婆,才徹底清醒過來。

    一時間睡不著了,我披上衣服坐到飄窗上的蒲團上打坐,對著窗外皎潔的月光開始冥想,卻半天也靜不下心來。

    心中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揮之不去。

    04

    第二天坐上回川的綠皮火車,因為頭天夜里沒睡好,所以在火車節奏的催眠下,很快靠窗睡了過去。

    正睡的香呢,車廂里突然喧鬧起來。

    我睜眼一看,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正在咯咯咯的傻笑,一邊笑還一邊扒拉自己身上的衣服。

    因為是夏天,本身就穿的少,很快就露出了不該露的地方,引得車上的乘客紛紛圍觀。

    有幾個中年猥瑣男的眼神就像有膠水一樣,粘在了瘋女的身上。

    旁邊一對中年夫婦,大概是她的父母,又尷尬又著急,一人一邊去按她的胳膊。

    但那姑娘力氣出奇的大。兩個人都按不住,中年女人還被她一把推開,撞在了旁邊的座椅靠背上。

    那一下估計撞得不輕,中年女人吃痛之下,哎喲一聲,接著崩潰的大哭起來。

    中年男人一個人更搞不定,年輕姑娘三下兩下就把自己扒了個精光。

    一看這樣子,中年女人哭得更響了,一邊哭,一邊喊,作孽喲,報應呀!

    男人不但不安慰,還大聲罵著中年女,說,瞎JB嚎啥,要不是你作妖,怎么會成現在這樣?

    我被她們吵得腦袋嗡嗡響,于是也站起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一看,才發現,那個瘋女后背上貼著一個赤shen luo 體的女gui。

    那女g發現我在看她,嗖的一下,縮進瘋女的身體里,瘋女一下子消停下來,癱倒下去,被她爸扶到了座位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帶辟邪屬性,這一路上,瘋女出奇的安靜,直到到站下車,也沒再鬧過。

    我呢,也不是那愛多管閑事的人,到站之后就直接回家了。

    05

    因為族規,橫死的人不能進祖墳,怕壞了祖墳風水,所以給族長打了招呼后,我給珍珍四人做了超度法事,將她們安置在祠堂,讓她們跟女媧娘娘一起接受香火,增加福報,下輩子好投個好人家。

    珍珍的親生父親也來參加了超度儀式。

    儀式結束,跟她父親聊了會兒天,我才知道,當年這位伯伯竟然早就算出珍珍有這一劫,而且算出來這一劫的緣起是因珍珍族人的身份。

    作為父親,他必須要想辦法幫她化解這一劫。

    想來想去,他覺得,要改變果,只能先改變因,所以讓珍珍脫離我們家族,才可能避開。

    但這事兒,他還不能給珍珍媽說,因為說了就是泄露天機,是要遭天譴的。

    所以他就故意跟珍珍媽找茬,三天兩頭跟她吵架,故意出去花天酒地。

    果然,珍珍媽最后氣得跟他離婚,帶著珍珍離開了。

    可沒想到的是,不管走到天涯海角,這命中注定的事兒,還是躲不過。

    珍珍爸爸老淚縱橫,語氣里帶著懊悔說,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還不如一家人開開心心的相守在一起。

    原來,這些年,每年珍珍爸爸都會去珍珍所在的城市偷偷看她,只是珍珍不知道。

    超度完之后,很快珍珍就等到了她投胎的機緣。

    臨走前,她來跟我告別。

    說特別感謝我,不只是因為幫她找到了殺她的兇手,更是因為那天我跟她爸爸的聊天,幫她打開了心結。

    她之前幾段感情無疾而終,多多少少也是有點童年陰影在里面。

    她跟第一個男友,一開始感情其實很好,但受父母離婚的影響,有點恐懼婚姻,對男友也不是很信任,總是想控制他。

    結果越是這樣,反而逼得男友離開的越快。

    珍珍苦笑著說,若是當初跟第一個男友結婚了,后來也不會遇到卓凱豐,這一切都是命??!

    我的心里也不由得嗟嘆了一番。

    06

    辦完珍珍她們的事兒,我惦記著薛清給我介紹大活兒,就想趕緊返回帝都。

    但家里親朋好友都說我難得回來一趟,非要留我多呆兩天。

    盛情難卻,我也只好再多留兩天。

    那幾天基本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但某一天,不到8點,就被我媽喊起來了,說有人找我。

    我萬分不情愿的起來,磨磨蹭蹭的洗漱完畢之后,來到客廳一看。

    喲!

    這么巧!

    竟然是火車上遇到的那一對中年男女。

    我媽在一旁臉色很不好看,說,大碗,你不是說在帝都做的是紋身師嗎?怎么有人找你抓g都找到家里來了?

    我抱著我媽的胳膊說,冤枉啊,母上大人,我哪知道呢,我發誓我在外面安安分分的。

    我生怕我媽一不開心,就不讓我回帝都了。

    那對中年男女看著我,也是一臉的疑惑。

    中年男人吞吞吐吐的問道,你就是大碗大師啊,朝軍兄(珍珍父親)介紹我來找你的,沒想到你這么年輕!

    中年女人盯著我臉看了一會兒,一拍大腿說,哎呀,我想起來了,那天我們坐同一趟車回來的,你就坐在我們后面。

    我沒想到那天他們也注意到我了,特別是中年女人,那天又哭又鬧的,還能觀察到周圍的人,不簡單啊。

    我媽一聽是珍珍父親介紹來的,也不好說什么,說跟姐妹約好了要練廣場舞,就出門了,臨走還給了我一個j告的眼神。

    等我媽出去了,我才問他們,來找我什么事兒。

    其實我心里已經隱隱的猜到了。應該是跟那個瘋女孩有關。

    果然,中年男人嘆了口氣說,他們是隔壁盤龍鎮的人,那天火車上的女孩,是他倆的獨生女,叫許姍姍,剛上大一。

    從小聰明伶俐,長大后出落得也妖嬈動人,去年更是以高分考取了帝都的重點大xue,是夫妻倆的驕傲。

    但今年下學期,許姍姍突然得了瘋病,時而清醒,時而瘋癲,不但精神錯亂,胡言亂語,還不愿意穿衣服,總是不分場合就把衣服全撕下來,跟野人一樣。

    不得已,許姍姍辦了休學,由夫妻倆帶著在帝都看病,大小醫院都跑遍了,也沒瞧出什么名堂。

    錢也花的差不多了,兩口子只得帶著閨女回來。

    許姍姍的爸爸許建國跟珍珍爸爸關系不錯,兩人喝酒的時候,聊起來許姍姍的病,珍珍爸爸就說,莫不是撞邪了,讓他帶著姍姍來找我看一下。

    聽姍姍爸爸說完,我想起那天鉆進姍姍后背的女g,覺得可能就是一個普通的g上身。

    反正在家呆得百無聊奈,便答應他們幫姍姍驅邪。

    簡單的帶了幾樣工具,我便跟著許建國去他家看看。

    盤龍鎮在我家小鎮的東邊,開車半個小時就到了。

    關于這個小鎮也有很多傳說,傳得最邪乎的,就是在盤龍鎮的盤龍山里,有一座地宮,有人說是冥王的府邸,去到那里的人,都有去無回。

    也有人說那里是陽間和陰間的分界線。

    在車上,因為無聊,我就隨口問起許建國夫婦這個傳說,沒想到他倆神色慌張,故意岔開話題,好像觸碰到什么禁忌了似得。

    本來也是閑聊,我沒在意。

    到了許建國家門口,他家是一棟自建的三層小洋樓。

    陽臺上種滿了花花草草,許建國說,都是姍姍好著的時候養的??磥磉€是個挺有生活情趣的女孩。

    只不過可能太久沒人打理,很多花草都枯萎了。

    唯有一盆花,開得特別繁華,我仔細一看,竟然是芄蘭。

    關于芄蘭的記載,最早出現在《詩經》里,“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這種植物一般生活在北方,在南方幾乎沒有。

    它還有一種不為人知的功效,就是莖葉斷開后的白色汁液,涂抹在眼皮上,可以看到gui神,所以在古代,祭祀活動的時候,經常會用到這種植物。

    許姍姍一個南方女孩,怎么會種芄蘭呢?

    我覺得有點意外。

    【本集完】

    親們,我是靈異博主王大碗子,在公眾號有數十萬粉絲。喜歡玄學,擅長命理預測和情感分析。這個小說大部分是根據真實案件改編,也有一部分是大碗開的腦洞。歡迎大家掃下面的二維碼關注我的同名微信公眾號,公眾號里除了連載,還有單篇的故事和靈異實錄?!兜鄱纪`師》的后續章節,也會在本網站陸續更新。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人已贊賞
    鬼話連篇

    一場噩夢

    2020-10-31 9:13:13

    鬼話連篇

    雙生魂(上)

    2020-10-31 22:53:47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