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蛇禍:白蛇引路、人心引禍

    我昨天看了個電影,就是前段時間特火的那個《白蛇緣起》,畫面很美人物建模也很豐富,看完之后我想起來一件關于蛇的故事,今天正好給大家伙講一下。

    其實有關于蛇的故事我們聽過很多,例如百年蛇千年蛟萬年龍、還有什么蛇蠱蛇降蛇靈,這些我們或多或少都聽說過一些。

    記得在我上初中那會,我家有兩個豬圈,其中一個堆了很多沒用的東西成了雜貨間,有一年秋天我媽半夜起來上廁所,看到一條胳膊粗兩米多長的蛇在豬圈那堆雜貨里面穿梭,不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第二天我媽就把這事告訴了我外公,外公讓我媽不要理會(不要打擾不要驅趕),說可能是蛇靈,蛇靈修行的時候會在土里待很多年,可以聽懂人話,它也不會傷人,因為蛇靈是靈物,修行到這個階段最忌諱傷人,無故傷人是會折損道行的,只要不得罪它,它反而還會保佑你這一家。

    后來因為修房子,我們要從老宅里搬到新房子里,搬家的前幾天我也看到了那條蛇,得有我小腿粗,純黃色的,就趴在豬圈一個化肥袋上面(那個化肥袋里裝的是玉米棒子,留著燒火用所以在雜貨的最上面)。

    當時我把外公叫了過來,外公看到那條蛇也不害怕,反而還作揖說:“我們就要搬家了,感謝您老保佑我家那么多年,這房子過兩天是要拆的,您老趕緊走吧,被人抓到就不好了?!?/p>

     

    那蛇吐著信子動了動,我感覺好像是在點頭,聽我外公說那條蛇當天夜里就走了,我起初還不相信,等幾天后拆老宅(因為老宅的磚頭還能用,拆了可以節省修房子的開支),我跟我媽收拾豬圈里的雜物,把雜物清空后我在墻角看到一個洞,比我大腿還要粗,我外公說這個洞就是那條蛇靈修行的地方。

    后面我回想一下這事不像是假的,按理說那個豬圈堆了那么多雜物老鼠應該很多,但清豬圈的時候我并沒有看到老鼠,別說豬圈,我家任何一個地方從來沒有發現過老鼠屎,我在家里也從來沒見過老鼠。

    還有就是每逢過節,我外公都會準備一些食物放在豬圈門前面,無一例外第二天食物都會消失,剛開始我認為是被領居家的貓偷吃了,可看到那個洞的時候我動搖了。

    那個洞很深,我打著手電都看不到底兒,而且那個洞并不是垂直的,越往下空間越大,我在洞里還發現了一張蛇蛻下來的皮,那張蛇皮很大,半透明狀,最后被我外公磨成粉當治皮膚病的藥了。

    后來聽人說那條蛇跑到了一個獨居老太太家,那老太太看到那條蛇嚇得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星期,但從醫院出來后那老太太再也沒生過病,八十多歲還能撿柴火燒,家里也是子女孝順孫輩和諧,前兩年于睡夢中去世,沒有任何痛苦,享年105歲。

    上面這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另外還有一個聽別人說的。

    那是14年,粵北山區有個鎮上要開發旅游景點,我經朋友介紹過去打個下手(當時公司老總從香港請了個挺有名的風水先生,我過去就是干點雜活)。

    我到目的地的時候應該是傍晚,那地界兒風景著實不錯,夕陽跟綢帶似的傾斜著灑下來,不遠就是連綿起伏的山巒,空氣清新的不像話。

    當時是一個包工頭去接的我,看到我一直跟我說抱歉,說他們經理有事回總部了不能親自來接我。

    說實話當時我還有點受寵若驚,我排場還沒大到那個地步,真要是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領導來接我我還不習慣呢。

    包工頭把我領到他們的活動板房,我進去看到房間里架著一個鐵鍋,鐵鍋旁邊圍著幾個人,一股濃郁的香味從鍋里散發出來。

    包工頭讓我就坐,互相介紹了一下,其中一個人不知道從哪摸出來一瓶白酒,白酒里面還泡著一條指粗的花蛇(還有一些大馬蜂),蛇軀差不多快把整個酒瓶都占滿了。

    那人給我們每人都倒了一杯,本來我是不愿意喝的,我自己其實不怎么喜歡喝酒,更別說是蛇酒,但想著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就意思了一杯,味道有點腥,大致上跟普通的白酒沒什么區別。

    房間里的這些人都是實在人,推杯換盞間我們就熟悉不少,期間包工頭把鐵鍋蓋子掀開,頓時那香味彌漫的整個房間都是,光是聞著那香味就忍不住食欲大振。

    我問包工頭這鍋里面的是什么肉,看著跟鱔魚差不多,一段一段的,但比鱔魚要粗,而且外表也要糙不少。

    包工頭給我夾了一塊說:“嘗嘗,這過山烏可是好東西,工人在山上捉的,祛濕祛風很有效果?!?/p>

    包工頭說過山烏的時候我愣了一下,隨后才反應過來,過山烏不就是眼鏡王蛇嗎?

    這一鍋竟然是眼鏡王蛇肉?!

    眼鏡王蛇的名聲誰沒聽過,我怎么也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吃上眼鏡王蛇肉,頓時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

    我夾起那塊肉放進嘴里,一口下去肉香四溢,肉質緊嫩比鱔魚要好吃太多。

    其他人也都開始動筷,筷子往鐵鍋里一扒拉,那香味愈發濃郁,再就著蛇酒,竟然別有一番風味。

    我們邊吃邊聊,我納悶他們當地竟然有眼鏡王蛇,在我老家我見過最毒的蛇也就是蝮蛇了,這眼睛王蛇我還真是頭一次見,雖然是死的。

    那個抓到眼鏡王蛇的工人是本地人,聽我這么說他笑道:“我們當地山里什么山珍都有,別的不說就說這蛇,五步銀環過山烏、烙頭蝰蝮紫金頂,這樣樣都是好東西,不管泡酒還是炒菜那都是上佳補品?!?/p>

    聽他說完我打趣道:“要是在你們當地待個十天半個月,那豈不是能把山里的蛇全都吃過來個遍?”

    “也不一定?!蹦枪と嗣嫔荒f道:“像白蛇就不能吃,不但不能吃還不能抓?!?/p>

    我問他為什么,那么毒的眼鏡王蛇都能吃為什么白蛇就不能吃了?

    那工人說:“白蛇跟其它蛇不一樣,白蛇有靈性,惹到白蛇是會招蛇禍的!”

    他剛說完周圍的人就笑了出來,有不少人說他封建迷信,但我卻覺得這事還真說不準。

    那工人也不介意旁人嘲笑,說道:“你們還別不信,我們村以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p>

    話都說到這了有人起哄讓他給大伙講講,他也沒推托,放下筷子點根煙就跟我們講了起來。

    他說在他們村有個獵戶,祖上幾代都是打獵的,傳到這一代因為國家禁槍禁止偷獵那個獵戶也很少進山了,除了急需用錢的時候才會悄摸摸進次山賺點快錢。

    那個獵戶在村里人品很差,嗜酒嗜賭,有次因為欠賬差點讓人把腿給卸了,為了籌錢他只好帶著家里那把土槍獨自一人上了山。

    說來也怪,那次進山他待了快一整天也沒見到值錢的活物,不過就在他失望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面的草叢傳來一陣動靜,震的樹葉子簌簌的往地上掉。

    那個獵戶雖然人品不怎么樣,但祖上傳下來的技術還沒廢,一看眼前這情況心知道對方肯定是只大貨,于是躡手躡腳的靠了過去。

    果然,他剛過去就看到一頭野豬跟一條白蛇在纏斗,那條白蛇明顯不敵,身上有很多傷口,嘴巴也被撕爛了一塊。

    進過山的老獵戶都知道,在山里面遇到狼不算可怕,雖然它們是群居動物,但只要爬到樹上它們暫時也奈何不了你,最怕是遇到野豬,一身糙肉打也打不透,你上樹它能把樹都給拱斷,很少有獵戶會單獨獵殺一頭野豬,危險性實在太高。

    但風險越高回報也就越高,這頭野豬要是弄出去最少能賣三千來塊錢,那個獵戶頓時起了心思,雖然說野豬皮糙肉厚,但這并不說明它就沒有弱點,眉心位置是野豬全身最脆弱的地方,要是挨上一槍鐵定得完。

    放在平常那個獵戶還真不敢單獨面對野豬,可現在那頭野豬被白蛇牽制無疑是給他創造了機會。

    那個獵戶找好位置,給手里的槍上了一敦實火藥,瞄準野豬兩眼之間上方位置,一槍轟過去結結實實打在野豬的眉心,那頭野豬悶哼兩聲倒地抽搐一陣便沒了動靜。

    野豬死后白蛇游回了草叢,那個獵戶沒管它,反正一條長蟲也不止什么錢,他趁著天還沒黑就下山聯系買家運貨。

    后來那個獵戶又進過幾次山,每次都會遇到那條白蛇,慢慢他發現只要跟著白蛇走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些野物的洞穴,每次都是滿載而歸。他心想這可能是白蛇報恩,不都說萬物有靈,可能是自己當初陰差陽錯救了它它在還自己的恩情。

    按理說有了白蛇引路這日子應該過的順風順水,可那個獵戶卻膨脹了起來,每次打到野物換的錢不出三天全扔在牌桌上,有一次更是豪賭一夜,欠了莊家一大筆錢,一時間根本還不上。

    但莊家只給他三天時間,揚言三天后再還不上錢就要他一只手,他嚇壞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就在這時候外地有個大老板,不知道從哪聽到這個獵戶上山有條白蛇引路的消息,就找到獵戶說,你要是能把那條白蛇抓住我愿意出三萬塊錢買下來。

    獵戶被逼無奈只能答應,有天早早的上了山,晃蕩一圈果然又看到了那條白蛇,他起先也很猶豫,但相比還不上錢要被剁手的殘酷他只好對白蛇下手。

    那個老板叮囑過白蛇他要活的,獵戶趁白蛇不注意用蛇叉鉗控制住了白蛇,白蛇起初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開始瘋狂扭曲身體,獵戶一個不注意就被白蛇逃脫,白蛇爬到樹上吐著信子盯著獵戶,有那么一瞬間獵戶好像看到了白蛇眼神中的憤怒!

    獵戶有些手忙腳亂,同時還有些害怕,他知道這條白蛇有靈性,要是讓它跑了自己以后上山可就危險了,說不定還要面臨白蛇的報復!

    那獵戶也是個狠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對著白蛇開了一槍,這一槍有些歪打在了樹上,但還是傷到了白蛇,白蛇似乎被激怒了,吐著信子看著獵戶好像隨時準備進攻!

    獵戶又開始填火藥,但土槍上鐵砂子是要時間的,那白蛇也不給他機會,直接從樹枝上“飛”下來,在白蛇即將要落在獵戶身上的時候,獵戶已經上好了火藥,對著半空中的白蛇開槍,一槍轟過去把白蛇的下半身打了個稀巴爛!

    可詭異的是,剩下一半身子的白蛇仍然吐著信子繼續爬行,獵戶一時緊張滑到在地,就在他以為白蛇要咬過來的時候,沒想到白蛇竟然停在了自己面前不再前進,而是直勾勾地盯著自己,他看到那白蛇的眼睛分裂出很多豎著的黑色瞳孔,獵戶大叫一聲好像瘋了一樣連槍都不撿直奔山下。

    回到村后獵戶大病一場,再醒過來的時候人就不正常了,像是中了邪一樣,嘴里流著口水,有時候身體還痙攣似的扭曲,嘴里發出嘶嘶的聲音,眼睛瞳孔也變了,跟蛇眼一樣倒豎著細長細長的。

    后面獵戶的家人帶他去醫院看過,醫生說這是癔癥,輾轉了好幾個城市,大大小小的醫院都去過,但得出的結論都是癔癥。

    不過這事還沒結束,那個獵戶有后,一兒一女,女兒在家里睡覺被蛇纏在脖子上纏死了,兒子下河里游泳淹死了,尸體打撈上來的時候人們發現他腳腕上纏著一條水蛇,把水蛇挑開看到他腳腕那一塊地方被蛇纏的淤血烏青。

    那工人說到這唏噓一聲停了下來,房間里安靜了一會,隨后有人不信邪的說:“咱們現在不也在喝蛇酒吃蛇肉,我看這就是個唬人的故事,哪有那么嚴重?!?/p>

    那工人也沒反駁,而是說:“話說這么說沒錯,可你見過有用白蛇泡酒吃白蛇肉的嗎?別說白蛇,青蛇你們也沒見哪家蛇肉館賣過吧?”

    那工人這么一說周圍的人頓時啞口無言,他說的很對,包括現在我也沒見誰吃過白蛇或青蛇。

    但聽他講完這個故事后,我甚至不敢再吃鍋里的蛇肉,也不是說不敢,總覺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親身經歷

    雨夜:多余的呼吸聲

    2020-11-6 0:04:00

    靈異事件

    真實的靈異事件

    2020-11-6 17:26:30

    3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長玄學知識了,不過我很討厭蛇。

    2. 年輕幼稚殺蛇傷命,年長了,就再也不能做這種害命飽口欲的事了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