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喜日記 · 2012.10.09

    我換到新的宿舍平靜地度過了兩周,這個宿舍人沒有住滿,還剩一個空位。室友一個叫趙明麗,一個叫徐佳琦,她們倆對我也挺不錯的,最主要的是這間宿舍給我一種安全感,可能是因為屋子里被布置得比較滿吧。這兩位室友都蠻漂亮的,家里條件應該也很不錯,她們漂亮的衣服很多,學校宿舍里的小衣柜根本放不完,兩人自己買了布衣柜,還有樂器和一些花草,宿舍里很有家的感覺。

    我本以為離開原來的宿舍會跟以前室友的感情變淡,但意外的是她們每天都會叫我一塊去上課,吃飯,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她們沒有疏遠我,反而兩個宿舍的同學關系都密切了很多。這半個月相處下來,我發現邱雪好像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好,她多少有些勢力。

    自打我搬過來以后,邱雪經常來我宿舍,因為新室友的生活水平比較高,她總會在這邊跟兩人攀攀關系,拍拍馬屁,說一些外人看來有些過于奉承的話,她與同宿舍亞梅和陳丹走得沒那么近了,反而與趙明麗和徐佳琦更進一步。因為邱雪總在我們宿舍,我們拼錢買奶茶或者零食的時候也要多買一份給她,她也總會嬉笑著接受,我慢慢有些看不慣她這樣的嘴臉。

    國慶以后我們陸續回到學校,明麗和佳琦兩人多請了幾天假會晚點到校,宿舍里空空蕩蕩的讓我非常不習慣,這兩天我會在午休的時候去以前的宿舍找亞梅他們玩,可我卻發現邱雪出奇的反常,她總是不在自己宿舍,卻經常在樓梯間等我,說去我宿舍用一下佳琦的吉他練練歌,可到了我宿舍她卻什么都不做,只是趴在窗臺看向樓下,每當我再準備問她什么的時候她又下樓走出去,這讓我摸不著頭腦。

    昨天中午我又想去亞梅宿舍看電視劇,可發現她們宿舍沒人,應該是還在食堂吃飯,我只好先回宿舍去。打開宿舍門以后卻看到邱雪坐在我床位下的凳子上,看到她的時候嚇了我一跳,忙問她怎么進來的!她沒說話,只是毫無精神的起來向門外走去,我想了想這幾天她經常不在自己宿舍,亞梅和陳丹也沒談到過她,因為她勢力和奉承的性格讓我惡心,所以我并不怎么關心她的存在。其實女生之間的關系變化是很微妙的,我大概能猜到應該是她把重心轉到我的宿舍以后亞梅和陳丹開始疏遠她了,可她是怎么進我宿舍的呢?

    我在QQ上給明麗和佳琦發了消息,確認了兩人都沒有給她我們宿舍的鑰匙,難道是我早上去上課的時候沒有把門鎖上嗎?思來想去也只有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了。午休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沒有睡午覺習慣的我帶好下午上課的書,確認門鎖好以后,我又去亞梅宿舍和她們看電視,等到點了再和她們一起去教學樓。

    亞梅和陳丹坐在位置上專心地看著《火藍刀鋒》,一邊看一邊激動地議論誰誰誰好有魅力,陳丹看到我以后把一旁的椅子拉過來,招呼我跟著一塊看。我一坐下就問她倆:“唉~邱雪這兩天怎么無精打采的?”聽我這樣說她倆表情非常驚訝,亞梅轉臉過來問我:“她來了嗎?她還沒返校???”我心一驚!忙反問道:“不會吧!剛才我還看到她,她這兩天都在??!你們沒見過她嗎?”亞梅又望向陳丹,陳丹也搖頭說宿舍和教室都沒有(我們之前雖然在一個宿舍,但我和亞梅在一班,陳丹和邱雪在三班,我們是一個專業的,但不是一個班級。),可我可我依舊堅持說這兩天一她一直在的。爭論了大概有十分鐘,她倆見我認真的模樣就沒再和我對嗆,亞梅拿出她和邱雪的聊天記錄給我看,就在剛才,邱雪在QQ上回復說她還需要一天才能回來。

    看到她倆的QQ記錄我有些冒冷汗,如果這不是惡作劇的話,那這兩天去我宿舍的“邱雪”是誰?我還沒來得及害怕,目光略過亞梅和陳丹的眼睛時,發現她們看我的眼神已經有了異樣,與我也拉開了一些距離,果然,消停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終究還是因為這雙眼睛再次使我走向孤單,我強忍了這段時間的恐懼也因為一句詢問而功虧一簣。

    我識趣地離開這間宿舍,向老師請了兩天假,這一刻我只想回到宿舍問問“邱雪”,你到底是誰呢。我不由得想起之前在這個宿舍里看見的那個轉圈“女生”。我打開門,內心沒有一點恐懼,有的是憤怒和無奈,我很想找到“她”,為什么一次一次打破我平靜的生活??墒恰八辈辉?,我一個人坐在床上抱著雙腿,想著從小到大的種種經歷,眼淚不爭氣地掉落下來,我不想這樣,也不能再這樣了。

    我沒鎖宿舍的門,希望“她”再次出現與我談談,以求能放過我,可我從下午等到晚上都沒見過“她”的身影,我心想著“她”應該不會來了吧,這玩意畢竟也不是我想見就能見到的。想到這我下床準備去鎖門,鎖門之前我向外掃了兩眼,走廊上沒有任何人,再回頭看了看宿舍里,一樣空空蕩蕩,我縮回身體把宿舍的門關上,可這門在快關閉的時候卡住了,還剩大概六七厘米的縫隙怎么也推不上,我再次拉開門看是否有東西頂住了,在仔細檢查了一番以后,卻發現什么能堵住門的都沒有,我再次把門推上,但還是和之前一樣,那點縫隙關就是不上, 這下我才反應過來,是“她”。

    當我知道“她”來了以后,之前期待與其交談的欲望蕩然無存,恐懼油然而生,畢竟,這不是人。我隔著木門用不大不小的音量對“她”顫巍巍地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為什么在這,可我只是一個小城來這求學的普通學生,我沒有不尊敬你,也沒有想騷擾你,如果我有冒犯的地方還請明示,假如沒有,請你以后不要再折磨我了,現在我很害怕看到你,如果有什么要告知我的請你拖個夢吧?!?/p>

    我哭了,抽泣得很厲害,但這一刻我內心卻十分寧靜坦然,我終于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了。接下來的兩分鐘,除了宿舍樓本來的吵鬧聲以外沒有任何聲音,我嘗試著再次將門推上,可門依然紋絲不動,難道“她”真的不打算放過我嗎?我有些絕望,如果真是這樣我只能聽天由命了。我不再去鼓搗那個門,轉身走到凳子上坐著,對著門外說:“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p>

    突然木門傳來一聲指銳器劃過的聲音,很慢,很近。聽到這動靜以后我打了一個冷顫,這像是有人用美工刀在刻木頭,可我不敢去看,接著又是一下……這聲音異常瘆人,尤其是不知道門外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情況下。

    這聲音響了三次,每次大概有20秒左右,如果門口不是有人就是有怪東西,當門外響起第四次刮木頭聲音的時候我趕緊起來去推上大門,可依然是推不動,第四次刮門聲很短,大概只有四五秒,聲音停止以后我下意識向門縫外看去,這一眼嚇得我腦袋一暈好懸沒坐在地上!一只白色指甲的大手拉住木門的把手,門啪的一聲關上了!

    我慌忙的按下門的反鎖鈕,兩步就跨上了自己的床,心撲通撲通地狂跳著!是“她”!真的是“她”!看著樣應該是走了,可“她”劃那幾下門是什么意思?我決心不再如此,當即給在貴陽打工的叔伯打了電話,要他幫我去找一個靠譜的大師幫我處理這樣的事,我不愿意再一個人承擔這樣的痛苦了。

    (各位靈友大家好,阿喜敘述有些地方不通順,我也只是自己猜測,用一些自己的文字表達,事是這么個事,但表達出來要是有地方不讀不明白還請包涵,程序員在此感激。)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

    04年轟動全國的“陰親”殺害少女賣尸體事件

    2020-12-13 0:57:56

    靈異事件親身經歷

    我的靈異故事

    2020-12-13 19:29:21

    15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谷風谷雨

      所以,我是第一個評論,好緊張!

      • 成為風

        小兄弟這么厲害(? ??_??)?

    2. 瞳貓

      臭風。。。你又發了

      • 成為風

        怎樣,你是不是要搞事

      • 瞳貓

        來啊來啊 怕你啊

      • 成為風

        你稱呼我跟阿喜稱呼我一樣嘞

      • 暖暖吖

        你的文章里有寫你叫臭風呀。

      • 成為風

        嗯嗯是有的,但是貓是我朋友,她之前就這樣稱呼我

      • 暖暖吖

        那…可不可以和她們一樣喊你臭風呢.. . 臭風要快快更新呀!根本不夠看的嘛!

    3. 青山

      未完待續啊,快點更新!

      • 成為風

        越來越厲害了你

    4. 無為而為

      可憐的阿喜

    5. 成為風

      這樣阿喜會不會沒朋友,因為說舍友不是了

      • 成為風

        可能會吧,她現在朋友挺多的,但是聽她說好像關系都不見得很好,她快結婚了,現在能比那時候好很多了

    6. 荷花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