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意引起的糟心事

    那個村的那個人,不記得什么村姓什么的了,無非是什么溝什么洼什么的名字,離我們村也不算遠,隱約好像是姓劉,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發生在九零年代。

    一天下午吃過飯后,就去自家地里干活去了,但是直到晚上10點左右才晃晃悠悠的回到家,他爸媽還以為他去別家轉悠去了?;貋頃r人怪怪的,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什么,進門以后剛走了幾步就杵在了原地,他爸媽習慣性的說了句“趕緊睡覺”就沒管了,可片刻后他們兒子依舊站在那嘀嘀咕咕,他爸就問了句:“你說啥呢,杵在那不睡覺”。

    因為當時我們那里還沒有通電,自家人回來也沒必要點燈,隨便摸索幾下估摸著就行了,所以他爸媽并不知道他當時的樣子。覺著有些怪異,他爸摸索了幾下,找到火柴盒點燃了灶臺上的煤油燈,隨后責問:“你在那說啥呢,說清楚點,去哪兒了,這會才回來,別人不要睡覺么!”。

    雖說燈是點上了,畢竟是煤油燈,火苗也很?。ㄊ∮褪侵攸c),所以稍遠點就看不太清了。他媽也開始疑惑他兒子杵那是怎么回事,起身看情況,對丈夫說:“把燈放前邊來,連個鞋都認不清”。他媽趿拉著鞋,一手舉著煤油燈,一手擋在燈苗前面,慢慢湊到兒子身旁。

    “啊呀。。。?!?,他媽向后倒退兩步跌坐在了地上,煤油燈被扔到了一邊,燈芯掉在地上,火苗借助芯上的那點油大一下小一下,丈夫見狀忙問:“咋了?”丈夫趕緊起來竄到地上,拾起燈柱,撿起燈芯重新弄好煤油燈。

    接著就是他媳婦的哭聲,“嚇死個人啊。。?!币皇掷鹚眿D,趕緊舉著燈去看他兒子。

    看到他兒子的樣子,把他也嚇得不輕,剛看清時也是一哆嗦:灰頭土臉,全身衣服破爛不堪,身上和臉上到處扎著刺(多是酸棗樹那種刺,還有些雜草小木棍,酸棗樹的刺又細又密,見過棗樹的肯定都知道,山野里到處可見,酸棗那個酸,呀,我現在想起都牙酸),全身是血痕,有的刺還斷了一截,有的還在冒血,神情呆愣,嘴里還叨咕著。

    這肯定是出什么事了,趕緊細問并查看人怎么樣了,他媳婦哆嗦著站起來給燈添油,想著把燈弄的越亮越好。隨后他對媳婦說:“傷應該問題不大,就是神志不清,估計是撞上什么東西了,快去弄水來,先清理一下,我看能問什么不?!?/p>

    他兒子似乎還有點意識,要不然也不會就這么回到家里,他問兒子疼不疼,他兒子只是輕微搖搖頭。隨后他對著兒子的方向說:“也不知我兒子做了什么,哪里冒犯了,還請您放過他,我一定帶他向您賠罪?!钡鹊戎惖脑?,接著又跪下磕了幾個頭。

    他媳婦端來盆水,兩人開始給兒子拔刺處理傷口,弄到大半夜才消停了一會,直到天快亮時他兒子的意識才開始慢慢清醒,會因為疼而呻吟了,呼吸頻率也漸漸正常了。吃過早飯以后,才扶著他兒子坐躺在太陽底下問清原由。

    原來,他地里干完活后在田地里轉悠了一下,太陽下山天微黑的時候,在有塊小土包的地方坐下休息抽了根煙,隨后又在周邊拾掇了一頓順便點了個火,算是玩了把火癮??删驮谒酒饻蕚渥叩臅r候,旁邊突然吹起了一團旋風,徑直往他身上轉,然后就恍恍惚惚了,在山里去哪了,走的哪,怎么回來的,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兜兜轉轉幾個小時干什么了。

    當天他爸就找懂得人去查看,并沿著蹤跡一路回到家里,原來他兒子之前坐的那個地方是個墳墓,因為時間久了加上長期沒人來過,所以多數都不知道那還有個墳墓,估計就是無意招惹他了,最后他帶著兒子去那個地方燒了紙錢到了歉,陰陽師也看過,說沒事了。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親身經歷

    親身經歷的事

    2020-12-14 19:24:03

    靈異事件

    夜路

    2020-12-14 19:40:39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大发快三计划软件